图片 3

专访中科院院士张旭,张旭院士南科大讲堂解读脑科学与人工智能

专访中科院院士张旭:脑科学与 AI 的“前世今生”动点科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张旭长期从事神经系统疾病的分子细胞生物学机理研究,现任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上海交叉学科研究中心主任和中国科学院上海临床研究中心主任,此外还担任中国神经科学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副理事长和上海市神经科学学会理事长等职。

中国脑与智能科技领域研究和开发力量的增强、社会发展需求的增加、产业升级的机遇和政府支持及社会投资力度加大等多方面因素促成了脑智科技的黄金时代。据不完全统计,仅上海地区来自政府科研经费、商业投资、公司投入等多种形式每年投入脑智科技和产业发展的资金不少于10亿元。张旭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称:“上海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将会整合并且加强脑智科技的基础科学研究和核心技术研发。”

当提及张旭所在的上海,他对这个城市的创新有很中肯的评价。首先,他对上海所具有的创新能力表示兴奋,“以我接触较多的生物医药和集成电路为例,这两个领域积累了相当的功底,因此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中,会有很大的人才号召力。”他说。然而,上海也有明显的短板。他认为,上海缺乏计算机人才、而且上海对于年轻人来说生活成本比较高。所以对年轻人要有更多关爱才能使他们安心做一些爱做的事情。”上海需要考虑如何吸引更多的高尖青年人才,同时还能留下中间这部分建设上海的人才。“张旭说。

图片:唐凌云

原标题:探秘人脑超级芯片 上海脑智产业年投入逾10亿

说起 AI ,张旭有他自己的见解。很多人都喜欢说 AI +
医疗,不过张旭特别强调应该是医疗 +
AI。从张旭所在的神经学、脑科学领域,他解释了他的观点:“脑科学和 AI
的结合根本还是要解决医学问题。”他曾表示脑科学和神经科学这样的基础科学对于当代社会的发展有着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甚至可以将脑科学称为人工智能的鼻祖。比如,如果我们能对脑连接了解更多的话,将对人类认识脑和发展人工智能产生重大影响。其实,脑科学与人工智能的关系并不难理解,就像我们平时将人工智能系统称为“机器大脑”。

2018年3月21日,神经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旭做客第151期南科大讲堂,为我校师生介绍脑科学与医学、人工智能间的联系。

去年9月,张江实验室揭牌。该实验室的重点攻关研究方向包括生命科学和信息技术两大领域,类脑智能研究是两者间的衔接桥梁。目前实验室内部已经建立了共享机制,各研究机构科研人员能够共同使用昂贵的实验设备,尤其是新建成的大科学装置,并且建立一个统一的数据库,收集研究和临床试验的相关信息,把一些原有的数据孤岛打通。

“科学家最幸福的事情。”这是他的总结。

本期大讲堂的主题是脑科学与医学和人工智能。张旭介绍了脑科学的探索历程、世界各国战略性的脑计划,以及脑疾病的发病现状。随后他从痛觉的功能联结图谱,神经元种类及其神经环路,慢性痛及其神经网络,脑功能和脑疾病的临床研究等几个方面给大家介绍了现在脑科学的发展,脑科学与医学和人工智能之间的相互联系、交叉融合及突出效果。

已经建设完成的大科学装置包括上海光源、国家蛋白质实验中心等,其中国家蛋白质实验中心建筑面积为3.3万平方米。总投资为7.56亿元,这也是生命科学领域的首个大科学装置。

基础研究深奥,时间也拉得比较长,所以做基础科研的学者总有异于常人的坚持——往往一个好的科学家终身都在研究一个或者几个重要的科学问题以求其答案。作为这样的一个过来人,张旭回想起在瑞典的求学时光和回国后的助教、教授等日子,思绪像老电影一样放开。

图片 1报告会现场

寒武纪作为我国首家人工智能芯片初创公司,已经研制出了超低能耗、超高效率的深度学习神经网络芯片。陈天石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早在2016年寒武纪科技就在临港科技城注册公司,他看中的不仅仅是上海在集成电路制造领域的深厚积累,更具战略意图的是,加入落地在临港的“上海脑-智工程”所打造的类脑智能产业化生态圈。张旭正是该工程的项目负责人。

图片 2

图片 3张旭院士作报告

上海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于今年5月14日揭幕。它将与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一起,成为中国“脑计划”项目的一南一北两中心。“中国脑计划的推出,应该是针对我们的老百姓生活和社会发展需要什么,这并不是要跟谁比的问题,我们就是中国自己的模式,应该有自己的发展路径。”张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我们也许可以简单的理解为“脑科学其实是人工智能诞生的重要元素之一”。那么,人工智能其实也会反作用于这个学科的发展,这时候就必须要体现张旭说的“解决医学问题”。这个“医学问题”包括效率等。首先,除了技术与具体应用结合的问题,他表示数据数标准化是首先值得注意的。“大多医院用的设备不一样,产生的数据也不一样,这种情况下很难讲技术标准化。从技术本身角度来讲,这个是一个逃不了的过程。”张旭提到医学数据庞大复杂,这对算法的要求、模型的训练等都是挑战。当然,他强调了
AI
与医疗的关系目前说不上取代。“医生给予的人文关怀是医疗中最有温度的一部分,这个机器没法替代。”他说。

http://www.treadmiLLshop.net ,文字:学生新闻社王可悦

展望未来,神经科学家研究的脑功能联结图谱也将会给神经网络芯片带来新的启示。这也是陈天石这样的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和高科技创业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对于大众来说,基础科学也许不太“接地气”,张旭总是试图用更形象的语言去介绍他的领域。就像曾经在一个报道中,记者问他如何介绍自己的科研。他说:我研究痛。“我们如果理解一个人的神经元水平和分子水平,就可能就会找到一些药物的靶点,一些诊断的标志物,可以帮助临床。”他这样解释自己做的事情。同时,他也提到了这件事情的难度系数:“神经系统疾病都是比较复杂的。实际上神经系统在正常状态就比较复杂,所以对该类疾病的研究存在‘理解正常才能理解异常’的双重难度。”

张旭列举了许多中国科学技术的成果,如人脑成像技术和设备、脑功能术中信息刺激系统、脑起搏器与帕金森病治疗、克隆非人灵长类动物、寒武纪1A处理器、语音识别及多语种翻译技术、眼及其控制系统的仿生等。他高度称赞了当前新一代复合型科学家的竞争力,但也指出中国的AI技术与世界前沿仍有较大差距,要想追赶和超越,不仅要重视人才培养,还要重视基础理论的研究。

在谈到上海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的运行制度时,张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必须要实现体制上的突破。他说道:“我们一味地把美欧的模式拿过来也是有问题的,2000年起我们就开始参照美国大学系统的PI(独立实验室负责人)制度,国家投了不少经费,的确在整体科研水平上有了大幅度提高,但是我们的科技实力仍然与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需求有较大的差距,这说明不完全是资金规模的问题,而是要在体制机制上做更深层次的努力。”

我们可能更多的将 AI 划分为应用科学,但其实所有的 AI
应用都离不开基础科学的融合。而对于国内基础科研较缺乏的现状,张旭认为还需要更好的研究环境,以及人文环境:“我们的学生在研究过程中,不应该为了发文章而痛苦,而是应该为发现而感到自豪。这一点我们国家需要多一些方式来支持他们少一点功利性,激发那种探索的激情和创造的氛围。”

http://www.ivideocrew.com ,由中科院上海分院牵头的“上海脑-智工程”自2014年启动至今,不仅汇集了中国神经科学最前沿的科学家,也吸引着来自科大讯飞、寒武纪、爱观视觉等人工智能科技领先企业入驻,共同探索类脑智能的产业化之路。“谁说基础研究只会烧钱?恰恰相反,实验室里的每一个小的进步,都有可能带来产业的大变化。”张旭说道,“如果企业家能及时看到这些变化,就能及时将它们应用到产业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