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妈妈陪女儿太多,对号入座

倾情参与过度也会变成“毒药”

图片 1

图片 2

林爻

倾情参与过度也会变成“毒药”

生活的天平,总会倾斜,直到上面的东西掉下来,砸到脚,我们才后知后觉。

“我的童年不完整,我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在自己孩子身上重演。”这是每当跟丈夫在教育孩子的观念上出现分歧时,我一招制胜的“法宝”。

“我的童年不完整,我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在自己孩子身上重演。”这是每当跟丈夫在教育孩子的观念上出现分歧时,我一招制胜的“法宝”。

十多年前,我左耳失聪,世界并没有因此变得宁静,反而更加嘈杂。

我父母的青春正赶上新中国最动荡的日子,刚刚毕业的他们便选择到祖国的大西北去,把自己的激情和学识贡献给那片贫瘠的土地。

我父母的青春正赶上新中国最动荡的日子,刚刚毕业的他们便选择到祖国的大西北去,把自己的激情和学识贡献给那片贫瘠的土地。

走在马路上,我听到汽车的喇叭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正是因为那里的生存条件太艰苦了,当我只有几岁的时候便被父母送回了北京,这一送便是十几年,直到我上大学,父母才从青藏高原调回北京。

正是因为那里的生存条件太艰苦了,当我只有几岁的时候便被父母送回了北京,这一送便是十几年,直到我上大学,父母才从青藏高原调回北京。

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只因隔壁的水龙头没有拧紧,一声胜过一声的嘀哒声,像从扩音器里传出。

一边是恶劣的生存条件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一边是回到北京,有更好的生活条件,接受更好的教育,应该说,父母已经为我作了“最好的选择”。但是,这个选择却让我的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都有了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虽然亲戚也把我照顾得很好,但是我自己内心却总有一种不被满足的缺失感。

一边是恶劣的生存条件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一边是回到北京,有更好的生活条件,接受更好的教育,应该说,父母已经为我作了“最好的选择”。但是,这个选择却让我的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都有了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虽然亲戚也把我照顾得很好,但是我自己内心却总有一种不被满足的缺失感。

医生说,这是身体的一种代偿功能,也叫过度补偿。

为此,我一直恐惧生孩子,担心自己也会有不得已的时候,让孩子承受那些委屈。

为此,我一直恐惧生孩子,担心自己也会有不得已的时候,让孩子承受那些委屈。

1907年,阿德勒发表了一篇题为《器官的自卑感与它的生理补偿》的著名论文,主要阐述的是身体器官具有与生俱来的代偿功能。如人的视力不好,耳朵就会代偿,变得异常灵敏。

后来孩子还是来了。

后来孩子还是来了。

器官的过度补偿通常会朝着好的一面发展,而心理上的过度补偿就没那么乐观。

自从有了孩子,“一定要让她享受到完整的爱”“一定不能让她重蹈我的覆辙”成了我们家的最高警戒线。

自从有了孩子,“一定要让她享受到完整的爱”“一定不能让她重蹈我的覆辙”成了我们家的最高警戒线。

图片 3

从孩子出生开始,我们就从来没有把孩子交给过老人、保姆带,甚至我们家里几乎从没有出现过夫妻两人都不在家的时候。每当同事、朋友抱怨隔代人对孩子的溺爱时,我都会在心里暗自庆幸。

从孩子出生开始,我们就从来没有把孩子交给过老人、保姆带,甚至我们家里几乎从没有出现过夫妻两人都不在家的时候。每当同事、朋友抱怨隔代人对孩子的溺爱时,我都会在心里暗自庆幸。

1

后来,孩子上学了。想到自己的小学、中学,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上下学、父母从来没有给开过家长会,所以,我要求自己决不能缺席孩子成长的每一个瞬间,我不仅这样要求自己,也这样要求丈夫。于是,孩子的每一次上下学、每一次出游,我们都尽可能夫妻双方共同参与。丈夫本来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公司,但是因为总是要接女儿上下学、去课外班、出席与女儿相关的各种活动,必然很难兼顾,丈夫几乎牺牲了自己的事业。

后来,孩子上学了。想到自己的小学、中学,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上下学、父母从来没有给开过家长会,所以,我要求自己决不能缺席孩子成长的每一个瞬间,我不仅这样要求自己,也这样要求丈夫。于是,孩子的每一次上下学、每一次出游,我们都尽可能夫妻双方共同参与。丈夫本来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公司,但是因为总是要接女儿上下学、去课外班、出席与女儿相关的各种活动,必然很难兼顾,丈夫几乎牺牲了自己的事业。

前几天,我在家长群里听说了这样一件事。

很多孩子都羡慕我女儿:总有爸爸妈妈陪伴。

很多孩子都羡慕我女儿:总有爸爸妈妈陪伴。

夫妻俩都是高薪白领,因为工作太忙,没时间陪孩子,于是对孩子提出的各种要求,几乎不过虑,全部满足。

但时间长了,我自己内心却比较困惑,我不知道这种“倾情参与”是否也让女儿感受到幸福。记得某次出差,当我为了早一天回家而又一次赶午夜航班,感到异常疲惫时,女儿却说:“你干吗不多玩一天,你不那么辛苦,我也更自在。”

但时间长了,我自己内心却比较困惑,我不知道这种“倾情参与”是否也让女儿感受到幸福。记得某次出差,当我为了早一天回家而又一次赶午夜航班,感到异常疲惫时,女儿却说:“你干吗不多玩一天,你不那么辛苦,我也更自在。”

久而久之,他们发现孩子变了。向他们索要钱的次数慢慢增多,并且每次数额都不小,最后发展成不给就摔东西,向他们发脾气。

女儿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我很震惊,我突然发现我已经从最初的“别给孩子伤害”这么简单的诉求到——“尽量陪伴”再到——“不能不陪伴”,层层加码,不知不觉中自己从“少做错的”已经走到了“只能做对的”,从“补偿”变成了“过度补偿”。到最后我真变成了自己跟自己较劲,所有的纠结和焦虑:我做对了吗?

女儿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我很震惊,我突然发现我已经从最初的“别给孩子伤害”这么简单的诉求到——“尽量陪伴”再到——“不能不陪伴”,层层加码,不知不觉中自己从“少做错的”已经走到了“只能做对的”,从“补偿”变成了“过度补偿”。到最后我真变成了自己跟自己较劲,所有的纠结和焦虑:我做对了吗?

后来他们带他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是因为他们长期对孩子进行过度的心理补偿,造成孩子的人格形成不健全。他的心理年龄明显低于他的实际年龄。

这难道不是一种偏执吗?

  这难道不是一种偏执吗?

两夫妻后悔不迭。回家后他们走进孩子的房间,第一次认真打量,他们惊奇地发现,房间里到处都充斥着儿子用金钱换取的在他们看来毫无意义的物件儿,简直可以用破烂儿来形容。可是儿子却把它们视作珍宝,让那些“珍宝”无处不在的填满了他空虚的童年和那些缺失的爱。

其实,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我一直是别人眼中的“专家”,因为我大学时的专业是教育学和心理学,工作的内容又跟教育紧密相连,所以,常常告诉别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是当轮到自己教育孩子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变了味道。我难道不知道,再好的教育方式只要过度都会变成“毒药”?但是,当面对自己孩子的时候,理性往往很难战胜感性。

其实,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我一直是别人眼中的“专家”,因为我大学时的专业是教育学和心理学,工作的内容又跟教育紧密相连,所以,常常告诉别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是当轮到自己教育孩子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变了味道。我难道不知道,再好的教育方式只要过度都会变成“毒药”?但是,当面对自己孩子的时候,理性往往很难战胜感性。

两夫妻坐在孩子的房间里,第一次抱头痛哭。

现在的家长,尤其是大城市的家长,哪个床头的必读书中没有几本心理或教育类的书,哪个父母的头脑没有被科学的教育观念武装过,但是,当这些理念和道理跟自家孩子相遇的时候,父母就容易被“给孩子最好的”这种看似简单其实毫无边际的原则蒙上眼睛,在情绪裹挟下走向极端而不自知。

现在的家长,尤其是大城市的家长,哪个床头的必读书中没有几本心理或教育类的书,哪个父母的头脑没有被科学的教育观念武装过,但是,当这些理念和道理跟自家孩子相遇的时候,父母就容易被“给孩子最好的”这种看似简单其实毫无边际的原则蒙上眼睛,在情绪裹挟下走向极端而不自知。

他们用过度补偿毁了儿子。而孩子又用金钱来过度补偿自己没有父母陪伴的日子。

所以,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我们并不真的需要那么多专家和教育理念,我们需要战胜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当我们能在教育孩子时,经常抽身出来,把自己当成旁观者,审视自己的教育行为,这个时候,哪怕我们内心只装着那些最朴素的教育思想,也能走出一条正确的路。

所以,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我们并不真的需要那么多专家和教育理念,我们需要战胜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当我们能在教育孩子时,经常抽身出来,把自己当成旁观者,审视自己的教育行为,这个时候,哪怕我们内心只装着那些最朴素的教育思想,也能走出一条正确的路。

他人格里缺失感恩,珍惜,努力,奋斗……

他的字典里只有索取,不劳而获,理所当然……

日子一天天堆积,他们的儿子终于从那架失衡的天平上掉了下来,砸痛了他们的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